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登老太的博客

追求时尚,为生活添彩。时尚,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

 
 
 

日志

 
 
关于我

我,前二十多年教师生涯,孜孜不倦以求进取,不为虚度青春年华而悔恨。后十余载辛勤耕耘文学艺术园地,为艰难步入《中国文艺家传集》(第三部149页)那片天地而无愧人生!又为退休后,名列《中国散文家大辞典》而感欣慰!“摩登老太”这一博客昵称,是我女婿馈赠。因为我的活动圈子里,“摩登老太”很多、很多!

网易考拉推荐

全家支边的特殊家庭(之四)2008年12月10日  

2008-12-13 16:00:34|  分类: 回忆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家支边辛酸的第一批成员(支边之四

        张曼新的父亲我的姐夫张式春与世长辞了,他是躺在宁夏银川市新城的一所医院里停止呼吸的。眼角挂着一滴浑浊的泪珠,嘴角噘着几丝痛楚。

       他原本好好地带着全家从青田迁到瑞安县莘塍镇董田乡华表村与妻妹一家共同生活,怎么会辞世于宁夏呢?难道他不喜欢宁夏贫瘠的土地,不留恋身边的两个儿子,以及远在天边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和亲朋,竟在知天命之年就撒手人寰?

       唉!!苦命的人啊!想当年,他从师范学校毕业以后,雄心勃勃,考上了辎重兵团驾驶军车。由于为人厚道,驾车、修车技术高超,从驾驶员升为排长,从辎重一团调到九团。那长相,用现代词来形容可是个十足的帅哥,经朋友的介绍,与比她小5岁的我姐周雪影结为夫妇。那时,我家因家庭衰败,父亲去世,母亲单凭刺绣收入,养活不了三个女儿,才将我姐早嫁的。母亲让我回父亲的老家。只带着七妹隆贵回四川姥姥家去了。

       姐和姐夫两小无猜(后来添了两男两女:老大曼新、老三曼玲、老二曼君、老四曼萍。虽说经济拮据,享受天伦之乐,日子过得倒也踏实。后来的妻离子散,全家重逢,均属后话)。

       1949年姐夫携我姐和曼新一家三口连同我家三口一行六人,跟随九团迁往海南,恰逢解放大军南下,解放广西玉林。我们正巧行至玉林,但主要原因还是因我姐身怀曼玲,临近产期,无法随部队前进,我们也只得留在玉林等待姐分娩,等待解放了。

       不久,姐夫和我的丈夫古炎(又名古建春),考进了玉林贸易公司职员。随即又随公司经理徐俊才调动,去到南宁。经理对待我们百般照顾,还介绍我到中国人民银行南宁分行任付款员。我姐就在家里照顾曼新、曼玲和我的女儿古媛媛。但不到两个月,我就离开了南宁分行。至今我还内疚,不该辜负徐经理一番好意,并为此深表遗憾!这么好的工作我为什么要不辞而别呢。说来话长。

        解放初期的银行职员,绝大多数是年轻人。比我还小几岁的青年们,喜欢听我讲故事。我12岁就看了许多古典小说。休息时,我就给他们讲《红楼梦》。谁知让银行经理知道了(至今我连行长姓甚名谁都记不得了),就在会上不指名的批评,说我宣扬才子佳人,小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我那时,哪懂什么资产阶级。但我心高气傲,自尊心强,受不了这旁敲侧击的批评,第二天就在银行里“悄然失踪”了......为此,我极力想离开南宁。恰巧姐夫家里来信劝他回乡返里,姐夫请长假带着妻儿回浙江青田了,留下我们一家举目无亲,正好是我逃避现实的理由。于是古炎也请长假带着我一起返回浙江瑞安......

       自从1950年,姐夫从广西南宁回到青田老家地主家庭后,就成了地主狗崽子,老老实实听从“改造”,面朝黄土背朝天,一个师范毕业,能写一笔好字,能弹一手好风琴,能开一手好汽车的书生、技术人员,每日肩挑重担,奔走于山岭之间,艰难困苦的生活,不言而喻。我姐也就变成了军官妻子加官家大小姐,再加地主媳妇,倍加接受改造......

       数年之 后,因我工作繁忙,不能照顾好子女(那时,我已有三女一男),便将子女全部送往青田,由我姐抚养。

       后因我的儿子肠出孔夭折,我姐 全家前往瑞安莘塍镇华表村与我们共同生活以后,姐夫幸喜不久就考进了金华汽车运输站驾驶汽车,每月还能拿到40多元的工资。不料好景不常,他所驾驶的那辆汽车,原本就是一辆破旧不堪的老爷车。开不多久,轮轴就断了,他就给焊上。开不多久又断了,他再焊。在那年月,一个出身不好的人,碰上这样的事,下场可想而知。祸从天降,他被定性为“反革命破坏”被开除,落到走投无路的境地。无颜再回华表村,只落得妻离子散孑然一身返回青田三溪口与老父母相依为命,依旧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摔了多少跤,流了多少血和汗,甚至辛酸的泪。人不到伤心处,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海内与海外》杂志社总编刘战英在《风雪多瑙河》一书的第二章第九节中,已作详尽而生动,催人泪下的描写,我这里就略写了。

       那是1963年,当张式春第二次走投无路的时候,张曼新不顾任何压力,将父亲和也未考上初中的弟弟张曼玲接到宁夏西大滩前进农场,实现了他全家支边夙愿的第一步。后来张曼新为了更好地照顾父亲和弟弟,申请将他们调到南梁农场。老实巴交的张式春白天闷头苦干,晚上寂然无声。长年累月劳累,继月继日忧郁,已累郁成疾。

       1967年的一次执行看护麦场中,突降暴雨,张式春“为了国家利益,奋不顾身在雨水中持续工作一个多小时。当晚即高烧昏迷不醒。继发顽固性休克并发急性肾功能衰竭”(摘自中共南梁农场核心小组《关于张式春因公死亡的决定》)经医生抢救无效,就这么匆忙地走完了他艰难困苦的一生。 难道这就是他知天命之年的必然归宿?!

   张式春是特殊家庭全家支边的第一批成员,也是全家支边将骨灰洒在贺兰山下的第一个成员。孝子张曼新曾将父亲的骨灰盒放在自己枕边,不让父亲孤独地于九泉之下度过寂寞的长夜,并用他悲痛的泪水,洗刷父亲一生的伤痛,以尽他尚未尽完的孝道。

        1963年,张曼新第一批动员父亲和弟弟支宁。

                  直至1970年才有机会父子合影

全家支边的特殊家庭(之四)2008年12月10日 - 摩登老太 - 摩登老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