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登老太的博客

追求时尚,为生活添彩。时尚,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

 
 
 

日志

 
 
关于我

我,前二十多年教师生涯,孜孜不倦以求进取,不为虚度青春年华而悔恨。后十余载辛勤耕耘文学艺术园地,为艰难步入《中国文艺家传集》(第三部149页)那片天地而无愧人生!又为退休后,名列《中国散文家大辞典》而感欣慰!“摩登老太”这一博客昵称,是我女婿馈赠。因为我的活动圈子里,“摩登老太”很多、很多!

网易考拉推荐

全家支边的特殊家庭--合二为一(之五)  

2008-12-19 20:51:42|  分类: 回忆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家支边苦难的第二批成员(支边之五)

        1965年,张曼新荣获“贺兰山下一枝花”光荣称号后,更加坚定了扎根边疆的信心和决心。当年,前进农场改建农五师,需扩大队伍,下地劳动一年的张曼新又被启用了,组织上派他到天津去接“新兵”----农垦战士。当他接来了大批天津青年时,“全家支边”计划的第二步,必须立即实现的强烈愿望,驱使他向母亲发起了“猛烈攻势”:讲家人团聚;讲他的前途;讲宁夏的发展趋势.....

         第二年(1966年),春寒料峭,张曼新的母亲----我的姐姐周雪影,果然带着四个女儿(老大古媛媛----我的大女儿,老二张曼君,老三古蓓蓓----我的小女儿,老四张曼萍),穿着厚厚的大棉袄,乘坐慢车硬座,几天几宿,醒了睡,睡了醒,好不容易才到达目的地----宁夏西大滩高庄村。此时的高庄,已不是前进农场的农工宿舍地,而是农五师三团13连的驻地了。除了13连星星点点的土坯房外,满目荒凉,冰冻的土地,毫无生机。张曼新父子三人住的一间房里,只有一张大炕,连一张炕桌也没有。突然增加了五口人,就显得拥挤不堪。吃饭时东蹲一个,西蹲一个。可一家人团聚,天伦之乐,胜过一切,谁还去“苛求”什么。最不幸的却是我的小女儿蓓蓓,小时候因高烧烧坏了眼睛,无钱及时治疗.到了宁夏生炉子时,烟熏火燎,两眼成疾。(下面的照片正是时代给他留下的印记。我可怜的孩子!)

       蓓蓓和曼萍上小学住校去了。每周回家一趟。曼君跟着哥哥曼新和父亲张式春每天下地劳动。媛媛从浙江瑞安城关农校转到宁夏农校也住校去了。当我得知她转入农校的消息时,那瑞安城关农校的一幕又重现眼前:

        媛媛和曼君12岁那年小学毕业,抱着幻想报考初中,但与她们的哥哥曼新同样遭遇,也落榜了。当时的农村姑娘,不上学的都在家挑花(与绣花略有差别)挣小钱。媛媛、曼君失了学,也只得挑花了。她们每天带着不够填饱肚子的饭菜,步行到离家十数里以外的“后里村”去学手艺。才12岁的小女孩,就吃尽人间苦头,真叫人辛酸。风里来,雨里去,日里晒,冰里冻,哪象现在,夏天有冷气空调,冬天有暖气空调!漫长的两年挑花生涯啊......

        听说瑞安城关中学,是一所可以招收出身不好子女的农校,我立即让媛媛、曼君去报考。 媛媛果然报考上了。但生活又给她增添了另一种困难。每月只有十八斤番薯丝、两斤大米的供应口粮,两元菜费加生活必需品费。吃饭时,她不得不经常只买一块豆腐乳,分作好几顿吃。偶尔买一份菜,卖菜的师傅见她可怜,总是要多给他一些(至今她还常惦记着那位师傅)。曼君却未如愿以偿,便去学曲艺了。唉!万恶的家庭出身啊,你害苦了多少受家庭影响的孩子们,不能健康成长!!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幸亏都能上小学,不至于成文盲!蓓蓓和曼萍还小,尚能  继续在小学 里攻读。等待他俩的初中,也会落榜吗??

        1966年,这些可怜的孩子就跟着我姐支边去了。宁夏 农垦兵团办的农校,顾名思义,肯定少不了要参加劳动的。艰苦的农业劳动作业,等待着媛媛去实践......

       当年, 秋风瑟瑟,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像秋风扫落叶席卷全国,当然少不了宁夏。张曼新也拉起了一支造反派队伍。人家造反天天喊打倒走资派;张曼新的队伍却四处奔忙,调查1960年“双反”运动中受迫害支宁人员的材料。为此他付出了代价。许多造反派到处“追捕”他。找不到他,就把他的母亲抓去毒打,打得棉袄里的棉絮横飞,鼻青脸肿。  我姐也是个苦命人,因家境破落早婚。长子张曼新出生不久,就因姐夫出车被抗日战争阻隔数月未归,她一人带着曼新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全靠姐夫的朋友资助。抗战结束,才与姐夫重逢。

解放后,她与姐夫回到青田,吃尽人间苦头。迁居瑞安华表村后,又与我们同甘共苦。支边后开始的那些年也是苦不堪言。这不,又被造反派打得鼻青脸肿。幸喜日后生活逐渐美好。她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虽说苦难,却也有值得她难忘的喜悦。

记得我们姐妹的童年。姐从小就很坚强也很胆大。他经常带领我悄悄跑到外面去玩,有一次,被母亲抓了个正着,罚跪。我胆小,低着头沮丧。他却若无其事。等母亲转身有事,他就在地上掷石子玩儿。母亲也许忘了,好半天没来。姐姐拉我起来就跑。又跟其他小朋友踢毽子、大皮球……去了。

她身上蕴藏着丰富的艺术细胞。

她在达德中学念书时,参加表演京剧《四郎探母》中的铁镜公主。那扮相,那身段,那唱腔,无一不完美,博得老师和同学们的热烈掌声……

解放初期,他在浙江瑞安莘塍文化馆工作时,曾经参加演出话剧《血泪仇》,扮演地主婆。她那拧丫鬟大腿时的手势,那咬牙、瞪眼的表情,那大声呵斥的声音,无一不引观众恨得咬牙,纷纷向台上扔戏票纸团……

支边后,她在农五师五团四连辅导文艺节目时,常与她的大女儿张曼君竞争夺冠,全身心投入排练,演出前,母女双方的节目,绝对“彻底保密”……

退休后,先是在深圳定居,自发组织演出队,被老干部艺术团“招安”。后又“跳槽”,到工会组织的九九艺术团,又是一根“台柱”。那专业的时装步——人没称之为猫步;那潇洒的亮相,那留头回眸的神韵......无一不显示她炉火纯青的表演技巧。每次演出,她一出场,台下必然掌声雷动。她天生的就是一个文艺人才。但她的出生使他不能如愿以偿成为一个专业文艺家。只有退休后,碰上个夕阳无限好的时代,才得以圆她的美梦。她在九九艺术团里风光了好几年,连中央四台都播放过她的专题片。

然而不幸的是,他于几年前中风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想不开,封闭自己,谁也不见。幸亏有个大孝子张曼新,将她接到北京自己的住处颐养天年。张曼新一有空就开道她,讲笑话逗她开心。她逐渐想开了。如今虽说坐在轮椅上,却身体发福,思想开朗,能吃能睡,欢度晚年。

 

书写至此,话锋转回:张曼新的母亲被打得鼻青脸肿,也没流一滴泪珠。造反派奈何?张曼新的弟妹们也因此四处逃亡”......

      有灾难也有收获:《风雪多瑙河》第三章“特殊年代特殊情”的序言里这样写道:                                     

                                   一九六 0 年八月,宁夏开展

                      “反坏人坏事”运动,快捕、快批、

                       快判。仅三个月,二万七千余人受

                       到无情打击,冤狱遍地,其中浙江

                       支宁青年首当其冲。

          这是张曼新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召开落实政策交流会上发言的片段。农五师、自治区落实政策办公室,层层落实政策,人人落实政策,使孤魂野鬼得到平反,使冤屈人间有处伸冤......

 

    下面这张照片,是文革期间曼新与三妹蓓蓓 的合影(蓓蓓原有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却被那个年代家里没钱,又没时间及时治疗而留下了难以弥补的印记。唉!可怜的孩子啊!!!!!!!)

                                                                                                                                            全家支边的特殊家庭--合二为一(之五) - 摩登老太 - 摩登老太的博客                 

 

文革期间曼新与大妹媛媛、二妹曼君合影

 

全家支边的特殊家庭--合二为一(之五) - 摩登老太 - 摩登老太的博客

 1971年,曼新抱着第一个孩子,与所有弟妹(及同事后排左二)合影:                             

  可怜的孩子们  : 前排右一曼玲、中曼新、左一媛媛,

                后排右一曼萍、右二曼君,左一蓓蓓、(左二天津青年张慧兰)

 

     全家支边的特殊家庭--合二为一(之五) - 摩登老太 - 摩登老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