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登老太的博客

追求时尚,为生活添彩。时尚,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

 
 
 

日志

 
 
关于我

我,前二十多年教师生涯,孜孜不倦以求进取,不为虚度青春年华而悔恨。后十余载辛勤耕耘文学艺术园地,为艰难步入《中国文艺家传集》(第三部149页)那片天地而无愧人生!又为退休后,名列《中国散文家大辞典》而感欣慰!“摩登老太”这一博客昵称,是我女婿馈赠。因为我的活动圈子里,“摩登老太”很多、很多!

网易考拉推荐

全家支边的特殊家庭(之十)  

2009-03-30 22:19:59|  分类: 旧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怨无悔(之三)

     《新月》创刊号的出版,标志着我人生道路的转折点,从此开始了新的里程,逐步走向宽阔大道,当然,也少不了途径崎岖、坎坷。但算不了什么。

        1976年,我曾经去过局领导所说的最贫困的通贵公社。当时的通贵,确是满目凄凉啊!我采集了一些歌谣,可见当时当地的贫困一斑。 

        通贵有史以来:

                                      通贵的人生得犟,没钱置铺盖光烧炕。

                                      烙了前心烙后心,东缝缝亮亮子满炕唱。

                                    

                                      黄米熬汤,苦苦菜当桩,年年糠菜半年粮。

                                      ...          ...

     (註:东方发白,门缝里透进一丝亮光,一家老小满炕上“唱”冻死了!冻死了!“亮亮子”的“子”是当地方言的衬词。好一个“唱”字,反映了通贵人在困境中的坚强、乐观。)

        公社化,吃大锅饭:

                                     种一葫芦收一瓢,地里一窝稻草草。

                                     一人十亩田,丢了金碗去要饭。

        (註:“金碗”出自周总理意味深长的感慨:“天下黄河富宁夏,这话,我在学生时代就听说过了。为什么你们今天还端着金饭碗讨饭呢?”

          ...          ...

          1981年,我再次到通贵深入生活。业余诗作者--马钰,愿与我同行。因为我喜欢他的诗作。

        实行责任田后的通贵已面目全非了。就说农民们招待客人的饭菜吧,大碗的白米饭,加大碗儿的羊肉炖萝卜,或是羊肉炒酸菜,或是手抓羊肉。可惜我从小就不会吃羊肉。马钰天天抽时间到沟渠里为我抓鱼。我们俩顿顿有鱼肉。这是通贵生活改善的标志。

        我和马钰每日早出晚归,走访文化站、家庭、“逛”大田...所到之处无不使我兴奋。就说过去最困难的人家吧,不再睡光炕板、石枕头。有的人家生活好了还想好。请听当时的歌谣:

                                         玻璃窗子门帘子,三层砖的房檐子。

                                         红箱、亮柜,炕上缎被。

                                         大立柜子五斗橱,二转两唱摆满屋。

        孩子们也唱起了童谣:

                                         责任田,有人管。出大力,粮增产。

                                         责任制,是个宝,家家户户收入都不少。

                                         粮满囤,有钱存,三转两唱转进门。(还多了一转)

                                         大人笑,娃娃跳,爷爷理着胡子叫。

                                         哥哥脚上皮鞋新,姐姐头上花纱巾。

                                          ...            ...

         原来的公社大院里,机声隆隆,扬出金色的“谷流”;过秤的吆喝声;算盘的嘀哒声;装粮包壮汉的嬉笑声;缝粮袋女工们的叽喳声...汇成了踊跃交公粮的交响曲。

         文化站里,不时传出“庆丰收”的歌声,民乐齐奏的乐曲声...

        《新月》1982年第一期,发表了我的报告文学《柔波激流》。我在10000多字的篇幅里,加了六个小标题:

         一、波光粼粼     二、流光溢彩    三、大浪淘沙      四、 浪涛起伏     五、航船飞奔    六、柔波激流

        其中,还咏叹了一首当时所谓的朦胧诗,抒发通贵人对土地的感慨:

                                           别提我的过去,愧对你,我的主人。

                                           你眼里曾燃烧炽热的希望,

                                           原谅我,肌饿脊贫...1

                                           向谁诉,满腹衷情!

                                   

                                           如今,你额上哪来许多欢跳的汗珠?

                                           我心底,只觉得一股股泉水清清。

                                           让汗珠、泉水、眼波,与黄河融汇奔腾。

                                            你情长,我意深!

          文章结尾,我捧出简短的心声,点开《柔波激流》的主题:

        宁夏境内的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微波温柔地荡漾着。然而,一股力的洪流,却在柔波深处奔涌,一泻千里。几条小船在宽阔的河面上顺风而行,顷刻间进入天际,融入白云,幻化出一艘艘飞奔的巨轮...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