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登老太的博客

追求时尚,为生活添彩。时尚,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

 
 
 

日志

 
 
关于我

我,前二十多年教师生涯,孜孜不倦以求进取,不为虚度青春年华而悔恨。后十余载辛勤耕耘文学艺术园地,为艰难步入《中国文艺家传集》(第三部149页)那片天地而无愧人生!又为退休后,名列《中国散文家大辞典》而感欣慰!“摩登老太”这一博客昵称,是我女婿馈赠。因为我的活动圈子里,“摩登老太”很多、很多!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非如烟》第二部 第五章《未了的心愿》(四)  

2012-09-20 19:33:23|  分类: 旧作新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非如烟》第二部 第五章《未了的心愿》(四)

 

                                                                   绿色的月季

                                                                    1986-6-于徐州有感发于2012-9-20

 

难忘六月的徐州,月季花满城飘香。到处可见满载月季花束的板车,花农站在板车旁,举起花束大声叫卖。那紫、红、橙、黄、白、绿,以及红绿相间、黄白相间的花朵,比牡丹、芍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色彩和芳香。

从宁夏到徐州参加中国散文学会在此举办的散文学术讨论会,我们同行四人都是初来乍到

不免被这少见的情景所“诱惑”。观赏了半天,我忍不住花了5分钱买了束双色花,住进招待所,打上一杯清水,将花束插在水杯内。深夜,清香送我如梦;清晨,艳丽托起耀眼的朝阳将我唤醒。好几天花才凋谢。再买一束。

更使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一束绿色的月季。

文友张劲(遗憾已逝)在未来此之前,早已作了准备,查找了一些有关徐州名胜古迹的资料。一天会余,他约我同去寻觅范增墓。我们穿过彭城路,找到了乾隆行宫后面的土山,沿着狭窄的土破路登上坡顶。他指着一个高、阔约10米的土坑作介绍时,一个小姑娘突然从我们身后跑出来,睁大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聚精会神地听着,没有一点陌生感。

她忽然插话了:

“叔叔、阿姨,这里真是范增墓吗?墓前不是有乾隆时雕刻的亚父塚碑吗,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你也知道范增墓?”文友好奇地问。

“知道!”她笑着回答,“ 老师说,范增是我们安徽巢县(同城)人。他曾经给楚霸王当过谋士。后来楚霸王中了刘邦的反间计,把他的职务减削了。他一气之下离开项羽回老家去,不幸路过徐州病死了。”

哦,小小年纪也来凭吊古人,也有思古之情。我们之间,大人和小孩的距离拉近了许多。互相询问,才知她小学毕业考试完毕,到徐州外婆家度假来。

“不错,范增墓就在此。”文友说着,掏出一个小本本,指着念道:“《魏书?地形志》:彭城有亚父冢:《水经注》 :今彭城南项羽凉马戏台西山麓上即亚父冢也。”文友不无遗憾地感慨“西楚人很敬重他,把他埋葬在这里。可惜我们今天看不到古墓,只能凭想象啰!”

之后,小姑娘像大人一样也感叹起来:“真可惜!要不被毁坏,许许多多小朋友都能来看范增墓。增长历史知识。我大老远跑来,什么也没看到,真扫兴!”她不由撅起了小嘴。

不过,小姑娘很快便忘了那扫兴事,又兴奋起来。她歪着头,仰着脸,带点自豪感:“我倒是登了云龙山,观看了放鹤亭,远眺比西湖还大的云龙湖。我还参观了小兵马俑和淮海战役烈士纪念馆。我也参观了……”

“嗬,你没有白跑嘛》”我抚摸着她的头。

她笑得很甜蜜:“老师说,旅游、参观,都是第二课堂。”

 “那你知道放鹤亭的来源吗?”文友逗她呢。

“当然!不知道,不就白来了吗!”于是,他就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放鹤亭的故事来:“宋代有个文人名叫张天骥。她家住在云龙山下黄茅岗上,养了两只鹤。他在云龙山上盖了个亭子,早晨在亭子里放鹤,晚上在亭子里招鹤。苏东坡是他的好友,为他写了《放鹤亭记.呢。”

我不由仔细打量这对答如流的小姑娘,大眼睛里荡漾着云龙湖波,脸上的笑意,似乎包含着云龙山丰富的内涵。她穿一身淡绿色的连衣裙,手捧一束绿色的月季花。这种绿色花,过去。我只在荧屏上见过。今日却在徐州街上和这里两次见到。我觉得,它比月季名花中的“十全十美”、“鲍尔”、“墨红”、“明星”更香更美。

这小姑娘正像她手中的绿色月季,全身心都充满了嫩绿,那么娇艳,那么生动,层次那么丰富,色泽那么鲜明。

她发觉我在注视她手中的花束,便问: “阿姨,你也喜欢月季花?”

“嗯!”不等我多回答,她便“抢”着说:

    “许多诗人都喜欢月季,我还会背苏东坡的一首诗呢。”说着,便大声背诵起来:

“牡丹最贵为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

唯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季春。”

那稚嫩的童声在夏日的晴空回荡,融进了文友和我爽朗的笑声。

她挥舞手中花束与我们道声再见,轻快地奔下坡去。那绿色的裙子在微风中飘拂,与手中的月季融为一体,逐渐远去。

我突然想到,据说最近培育了一种蓝色的月季,更美,也许是绿色浓到极点之故吧。我又想到第二课堂,它给予孩子们的知识,不仅仅是几道数学题或几篇命题作文。由此又想到被家庭作业剥夺了玩耍时间的“可怜”的孩子们,还有众多的“学特长”早早就给年幼的孩子们压上重重的负担……

那绿色的月季花至今还不时飘逸在我的眼前……

 

                                                                                                                                                                                                                                                                                                                                                                                 1,694字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